2009.06.20 老韩
考完一天的试脑子昏昏沉沉的,不过一到家就立马打开电脑要把现在脑子里的老韩记录下来。
老韩是我高中时候的语文老师,姓韩,名WS,囧才发现老韩的名字缩写是HWS即很猥琐。。晕老韩除了教出来我这么个猥琐学生以外他那是格外的正直啊。其实我们一般也不怎么叫他老韩,因为他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名字叫坑坑。
老韩人很高也很瘦,他的岁数也的确应该被叫做老韩了。老韩长的特别像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面的安家和,可是老韩跟安家和叔叔不一样老韩经常笑,一笑起来在左脸颊鼻唇沟中点的部位就会出现一个像小洞一样的小坑(俗称酒窝儿),所以我们叫他安家坑。再后来这名字太拗口了我们就直接坑坑坑坑的叫,虽然其实我们都没有当着他的面儿叫过,不过现在想起来坑坑这名儿还是特别亲切啊。老韩总是戴着老花镜,不过他摘了眼镜儿也特别哏儿,眼睛总是眯起来成了一条缝儿,跟那个坑一块儿看特别可爱。
高中所有的老师里我最喜欢老韩了,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老韩的课上起来最舒服。所以看那些风花雪月的时候特别有同感,语文课对我们来说就是自习课,老韩在讲台上讲的特别投入我们在底下要么补作业要么补觉要么复习别的科儿要么玩儿俄罗斯方块儿汉诺塔之类,总之就是不看语文书。现在想想挺后悔的,总共我认真听过的语文课两只手都数不满,基本没有留下多少老韩的英姿啊。
老韩对我们这样儿上课的态度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说他也明白我们也就只能在语文课上休息休息了,泪目,老韩你知道我们班多羡慕二班有你当班主任么!!记得特别清楚有一个周三早上前两节都是语文课,老韩在前一天留了作业让我们背兰亭集序,我晚上看漫画看到通宵四点,早上六点就被妈妈拽起来,脑子根本就不清不楚的更别提兰亭集序了。然后在去学校的车上坐过站了,因为太困了睡着了囧。等我赶到教室的时候已经上课两分钟了,同桌儿跟我说老韩说先讲会儿课等下节课再提问背诵兰亭集序。然后我说行啊你让我先把这节课睡过去啊困死我了,下节课你就叫我啊,结果我就直接趴桌子上睡着了(当时印象里老韩的课就是补觉的最佳时机。)等同桌儿叫我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两节课都上过去了,我就问同桌儿老韩有没有检查背诵啊。同桌儿内牛满面的跟我说老韩太好了,他检查到咱们桌儿看你睡着的时候特慈祥的说,别叫WX了她昨天晚上兰亭集序背的太晚了,还一脸自责的说不应该逼咱们这么紧应该隔两天再检查什么的,后来还拍拍你脑袋结果你都没醒,老韩就笑着走了。我听了就愣在那儿了,同桌儿说完之后还一脸鄙视的看着我又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熬夜看漫画儿了。。。
我们都特别喜欢老韩,虽然我们不喜欢语文课因为真的很无聊,可是我们都能看出来老韩是真心喜欢语文的。他上课的时候总是很兴奋,虽然我们都没有在听。。。ORZZZZ我真是罪人,我错了我有罪(COS下狗主)在我们看来一点儿意义都没有的古文老韩总是讲的很投入,讲着讲着就又会笑的露出那个坑来。
高中三年里面老韩教了我们两年语文,这两年里他总是温温吞吞的,可是并不是不负责任。老韩让我们隔一周写一次周记,题材题目什么什么都不限。初中的时候老师也让我们写周记,不过总是画个对勾儿写个日期和阅就算批过去了。我以为老韩也是这样,所以第一次就写了篇佐为的交了上去,想反正老韩肯定也是不看,也就随便一画勾儿。可是没想到转天老韩就把我叫到办公室去问我藤原佐为是谁,还说他看着就觉得是个挺悲伤的事儿。后来听我说了是个动漫人物之后老韩还说WX你兴趣爱好很广泛看漫画可以也要多看小说而BLABLABLA,后面我都没怎么记住囧。
不得不说老韩其实是个死脑筋的人,可是这两年里只在课上红过一次脸,不过不是对从来不听课的我们班,而且对一个已经不在了的诗人。那是老韩在讲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节课,前面一直都温温吞吞的,等到讲完这首诗的时候老韩突然推了下眼镜儿特别严肃的说,这首诗里都写的是从明天起做一个什么什么样的人,从明天起从明天起,说到这儿然后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那今天呢?!!不过这也就是老韩爆发的极限了,爆发这一句之后老韩有点儿不好意思,可是还是继续严肃的给我们讲关于海子的事情,老韩说他特别喜欢海子,所以每次一想到他写了这首诗之后自杀就觉得特别痛心(原词儿记不清了反正就是痛心这意思)。
老韩有个口头语是“你有嘛问题”带着特别的天津味儿。他每次说这句话我们都在下面笑到内伤。
到了高二的时候听同学说老韩的妻子精神分裂,他还有个弟弟在学校后门的市场卖鱼。我们都很喜欢老韩所以听了之后心里多少有点儿不舒服,后来才开始慢慢注意到老韩的衣服虽然洗的都很干净可是袖口总会开线什么的。同学说到了高三可能就不是老韩教我们了,老韩要调到公立那边去,我们在私底下还郁闷了好久,可是后来知道老韩是要到公立那里当语文年级组长的,工资比现在只教语文要多一点,所以到了高三的时候看到楼下通知的板子上贴着调老师的名单上有老韩的名字,我们心里真的挺高兴的。后来在公立的教学楼走道里看到老韩,还是穿着特别干净的衣服,走路也总是横平竖直,我们特开心的过去说“韩老师好”,老韩一看是我们就也乐了,又能看到那个坑坑了~
终于写完了,这就是个流水账,于是有耐心看到最后的同学请接受我深沉的鞠躬。
其实为什么想到写老韩,今天下午考六级的时候一进教室监考老师突然觉得很熟悉,就觉得在哪儿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后来等到考完交卷子的时候还是停留在这个人我肯定见过的想法上,然后这个女老师跟另一个监考老师说话的时候突然笑了,看到她一笑,我脑子刷刷刷的想起来了,是我们大二时候的英语老师。然后就突然想起来了老韩笑的时候脸上的俩缝儿一坑,突然就特别想老韩了。。。
其实小KY同学那句话说的真好:
“你们可以忘了我
但希望你们可以记住我的笑容”
所以有一天如果我你们都不认识我了,那么至少在我笑出来的时候一定要想起来我啊。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kazenofune.blog126.fc2blog.us/tb.php/32-2b2f1470